B站上市节点微妙在监管下未来又该走向何方?

2018-03-29 11:08:44    北京商报   我要评论0   我要收藏   
打印
或许B站也未预料到会在如此微妙的时间点上市。3月28日,B站以“BILI”为交易代码,正式登陆纳斯达克融资6亿美元,B站发行价为11.5美元

  或许B站也未预料到会在如此微妙的时间点上市。3月28日,B站以“BILI”为交易代码,正式登陆纳斯达克融资6亿美元,B站发行价为11.5美元。随后,B站股价以9.8美元开盘,较发行价下跌超过14.78%。同一天业界传出阿里放弃控股A站,昔日的二次元双雄在B站上市当天命运各异。根据招股书,2015-2017年B站总营收分别为1.31亿元、5.23亿元和24.68亿元,期间净亏损从3.73亿元、9.12亿元收窄到1.84亿元,其中2017年游戏营收较2016年增长超5倍,不过,商业模式单一、监管加强也成为B站未来绕不开的话题。

  上市节点微妙

  同样是二次元视频发家,但是A站和B站在3月28日的经历却是霄壤之别。当天,B站按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每股发行价为11.5美元,共计发行4200万股,融资额高达4.83亿美元。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表示,“将此次募集的资金用于增强技术的基础建设,推进创作者的内容生态建设以及对人才的吸引”。

  同日,有消息称,云锋基金及阿里目前已经放弃控股A站。

  2017年12月,有报道称,阿里董事局主席马云参与创办的云锋基金有意联合阿里入股A站,加之此前阿里旗下的合一集团(优酷土豆母公司)在A站已有的股份,阿里将实现对A站的控股。不过,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在2018年1月,阿里与云锋基金入股A站计划生变。

  据了解,A站和B站分别成立于2007年6月和2009年6月,前者曾为二次元视频网领导者,不过,融资节奏却滞后于后者。公开信息显示,A站于2015年8月完成A轮5000万美元融资,由合一集团领投。2016年初,A站宣布获得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资本入股,同年8月,华策影视(11.790, 0.11,0.94%)以 5000 万元战略投资 A 站。3个月后,中文在线(12.600, -0.10,-0.79%)以2.5亿元入股B站,占股13.51%。

  而晚入局的B站融资速度更快。2013年10月和2014年10月,IDG资本前后投入数百万美元和数千万美元。2015年8月,掌趣科技(6.670, -0.05,-0.74%)向B站出资1222.72万元占股0.71%。2015年11月,B站又获得数亿元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华人文化产业基金、H Capital、正心谷创新资本等机构。

  “其实,A站才是国内二次元网站鼻祖,B站与A站的竞争可以说是经典的后来居上案例。缺乏灵魂人物和高层动荡是A站被赶超的主因。”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这样认为,“以上这些问题,导致A站的发展停滞甚至出现致命的错误,比如一直没有申请视听牌照,最终导致了A站爆发牌照事件。”

  易观国际分析师薛永锋则认为,“目前A站与B站的差距比较大,从体量来看,B站已经是A站的3倍,这是因为A站之前是站长模式,B站更早开始了现代公司的管理模式,运作思路更加成熟,这让B站从当初的二次元视频网站,发展到了具有短视频、直播、游戏、影视等全方面的网站,市场推广也更积极,使得用户规模不断扩张”。

  业界普遍认为,B站与A站的竞争基本已经结束,这是B站最好的时间节点。同时,目前正值互联网时隔七年最大的上市潮, B站登陆纳斯达克实现了纵身一跃。在股权结构上,陈睿持股21.5%,为第一大股东;创始人兼总裁徐逸占股13.1%;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占股3.8%,管理团队的投票权超过80%。

  寻快速盈利途径

  B站的上市也为业界揭开了视频平台商业化的另一种可能。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B站的营收为24.68亿元,主要来自游戏、直播及增值服务、广告与其他。其中游戏业务收入为20.58亿元,占总收入的83.4%,直播及增值服务收入为1.76亿元,占总收入的7.1%,广告收入为1.59亿元,占总收入的6.5%。其他收入为0.76亿元,主要为线上线下电商销售业务。

  2017年B站游戏业务相比2016年的3.42亿元收入增长了超5倍。其中的71.8%和12.7%分别来自两款热门游戏《Fate/grand Order》和《碧蓝航线》。

  这与传统视频网站以广告为主的营收结构大不相同,或许可以帮助B站快速完成盈利。不过业界认为这并不可复制。

  在薛永锋看来,“B站做游戏是因为它有足够的流量,这有点像应用商店”。根据B站招股书,截至2017年四季度,B站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6.3分钟,用户中81.7%是出生于1990-2009年的年轻人。游戏业务占总收入比例超过80%。

  刘大伟认为,“B站在游戏上的成绩是它独有的能力,对比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等视频网站,B站主要以年轻群体为主,这些用户在观看内容时,往往会进行弹幕互动隔空交流。B站其实就是一个披着视频网站外套的社交平台,只不过它不是传统的社交平台,而是以二次元内容作为基石,主要面向年轻用户的平台。可以拿一直以游戏为最大营收的腾讯来类比”。

  在上市当天,陈睿也首次解读了B站的商业化思路以及与游戏公司的区别,“B站商业化是基于用户群需求,B站向用户提供他们喜欢的娱乐消费,不过B站并不是一家游戏公司,典型的游戏公司是做出一款游戏来再花钱找用户,B站则是平台上有一大群用户,我们去找游戏给他们”。

  “目前游戏营收占比大,是因为游戏商业化已经两三年,具有了一定的成熟度,未来游戏也仍然会是非常重要的收入组成,不过,直播、广告和周边消费的总营收可能会超过游戏。”陈睿进一步透露,“B站是在去年才开始做直播的,今年会加快广告商业化,但是目前B站任何一个视频都没有贴片广告,B站不会做以牺牲用户体验为代价的商业化。”

  对于B站未来的商业化,薛永锋持乐观态度,他直言,“在直播、会员和广告上,B站都具有想像力,拿直播和广告为例,B站可以做二次元直播、游戏直播等娱乐方向的直播,广告可以探索信息流广告,这也是目前互联网企业主流的广告模式”。

  监管下的未来

  不过,B站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在上市前夕,国家新闻出版广告总局下发特急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在通知中的“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要求中,总局针对所有视听节目网站提出了三个“不得”,包括不得制作、传播歪曲、恶搞、丑化经典文艺作品的节目;不得擅自对经典文艺作品、广播影视节目、网络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配音、配字幕,以及截取片段拼接成新节目;不得传播编辑后篡改原意产生歧义的作品节目片段。

  这对以内容生产为重点的B站将产生不小的影响。据B站介绍,2017年平均每月有20.4万名活跃的UP主,比2016年增长104%。他们每月所上传83.6万个视频,可占B站每月新视频总量的70%,播放量更是达到B站全站播放量的85.5%。

  “新规对B站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内容层面。新规强调了抓取、剪拼、改编视频等关键词,这类相关内容早期是B站吸引用户的核心。”刘大伟如是说。薛永锋则认为,“新规对B站的影响主要看政策的落地力度,B站需要想办法通过运营以及增加新的服务”。

  事实上,B站对此早有风险预估。在招股书中,B股将政府监管列为公司的风险要素。“不能符合这些监管规定可能会导致互联网内容牌照或其他牌照被吊销、相关网站被关停以及名誉上的损害。网站运营人也可能会被要求为网站上受审查的信息负责。”

  即使UGC(内容生产内容)会使B站陷入监管风险,但是陈睿表示,用户生产内容将会是B站长期的内容品类。在他看来,“用户创作能否做大是基于生态模式,这需要平台去养,短期内可能看不到效果,最重要的是给用户提供好的创作机制”。

  今年1月,B站公布了针对原创UP主的“bilibili创作激励计划”,加入计划并持续投稿的UP主能够通过视频制作获得收入(创作激励金)。只要拥有1000粉丝或10万累计播放量就可以加入计划。加入后,投递的单个原创自制稿件达到1000播放量时,即可开始获得激励收益。陈睿承诺,“未来这样的激励机制将长期存在”。

图文推荐

总裁汇O2O拟上市公司股权投融资平台

独家策划

更多
首届全国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创新创业 在通往无人驾驶的神奇之路上,英特尔勇往直 蒙牛管理层巨变创始人牛根生辞职5年后重新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支付方式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910589号 广东省音像制品制作经营许可证 粤音制证字第 B005号信息

广播电视制作经营许可证 粤字第92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20080129号

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 2007-2018 Chinaceot, All Rights Reserved